毛球本球_

谁来find me呢

占tag致歉
出一份EC婚柬,定金55,后期补邮填你地址
走zfb
康康孩子吧

占tag致歉

出个无人组的录取通知册,C套的,但东西不太一样下面会说
更换:贴纸和查的名片想自收,七人小卡被我搞得只剩查的了(T_T),给您换成一张毕业证书和无人组店里EC的便利贴再多加一个回形针和本子

90出,不包邮,但咱可以再商量啊
尽量走zfb

康康孩子吧,孩子要穷疯了

更新:出掉啦!

占tag致歉
出本,球球大家救救孩子,价格可以再商量,欢迎来戳我w

更新:都出掉啦!

占tag致歉
出本,买章子没钱了x,要回血,想说的都在P1,价格可以私谈调整一点,有想法的私我w

更新:都出掉啦!

【鲨美报道】詹姆斯·麦卡沃伊和迈克·法斯宾德,十四个理由之我们搞的是真的

南華_NAMWAH:

这几天在找鲨美古早糖看到很多文章,这一篇发在雅虎上的文章被誉为鲨美三大镇圈文之一,另外两篇分别是James写给Michael《为奴十二年》的影评,和GQ的采访(结合这次宣发  GQ不愧是永远的搞cp最佳单位👍👍)


文章字句比较简单,顺手翻译加了些配图,激情邀请大家品一品这篇报道!通篇“搞到真的”的语气,大写加粗斜体,我看完这文章唯一感受就是小编磕鲨美上头辽 




文章来源:




X-Men: 14 Reasons Why The James McAvoy And Michael Fassbender BROMANCE Is All We Can Think About




以下是正文:


                          


    我们从来没有怀疑过——迈克尔·法斯宾德和詹姆斯·麦卡沃伊的兄弟情谊绝对还在!!


    今晚,这对有爱的死党(BFF: best friend forever,也有说法是boy friend forever)走在了在《X战警:逆转未来》的伦敦首映礼的蓝毯上。他们表现得就像万磁王和泽维尔在肆无忌惮地调情,这只会让我们更爱他们。但为了证明他们的爱是真实的,这里有一些我们最喜欢的二人组之间的美丽时刻:


    


    


                  FASSAVOY 4EVA!!   (←他真的直接这么写的)




1. 主持人劳拉·惠特莫尔问法斯宾德对麦卡沃伊的看法,法斯宾德说:“我真的不喜欢那个人。”——骗子!













2. 但我们真的知道,他心里只有对他苏格兰兄弟的爱。







3. 当法斯宾德证实詹姆斯不仅很棒,而且他们真的是最好的朋友时候,说:“我们早已在《第一战》时建立了真正的友谊,而我们只是在刚刚结束的地方继续拾回这段。”




      
 


4. 法斯宾德夸麦卡沃伊。“他很好。他很淘气、他很有趣、他很有天赋,他很慷慨。”哦,快订个房间吧!!




         




5. 当乔纳森·罗斯问麦卡沃伊的问题时(你能和法鲨接吻吗?),我们都在想:“我们终于能看到你和法斯宾德接吻了吗?!




                          


6. 詹姆斯说:“也许是飞吻。或者爱斯基摩人的吻。”




                          
 


爱斯基摩吻。在法斯宾德和麦卡沃伊之间的,鲨美、爱斯基摩、吻!!!


(笑死我了全是大写,鲨美迷弟迷妹已疯)




7. 但是詹姆斯估计,迈克尔还得再多点邀请他进餐和喝酒,他显然不是那种轻易得手的女孩。“他得先请我再吃几顿饭。”




         


8. 伊恩·麦凯兰透露,他、帕特里克·斯图尔特、迈克尔·法斯宾德和詹姆斯·麦卡沃伊都曾出演过《麦克白》。(叹气)他们太有才华了。




               
 


9. 当麦凯兰形容鲨美是“喧闹但非常有吸引力的”——伊恩爵士就在那儿哈。 


   


10. 哦还有,你知道有一次当乔纳森·罗斯问法斯宾德愿不愿意和麦卡沃伊接吻,结果他竟然放声高歌!而且不是其他任何一首歌,是丹希尔(Dan Hill)的《When We Touch》——在场所有人都泪流满面。


「船歌/牢饭VID」「鲨美」SOMETIMES WHEN WE TOUCH






             


                


11. 当然,我们另一对最喜欢的兄弟情,伊恩·麦凯兰爵士和帕特里克·斯图尔特爵士的交情也是不可避免的。




                         







12. 当他们一起摆姿势,伊恩爵士显然是想给法斯宾德上一些深刻的人生课。







13. 帕特里克·斯图尔特和迈克尔·法斯宾德分享了一个我们永远不会听到的滑稽笑话。真令人肝肠寸断。










14. 当斯图尔特和麦卡沃伊摆出专业的姿势时,麦凯兰和法斯宾德却在无所事事。可以,这很万磁王。







那么这些你得到了,鲨美之间所有的bromance会延续下去。现在立刻观看有绝美Fassavoy的《X战警:逆转未来》红毯秀吧!




(到此文章结束,我再补两个糖;-)




15. 当麦卡沃伊被记者堵住,法斯宾德从远处赶来,并把他带走。


【逆转未来伦敦首映】法鲨把一美从记者面前带走全过程(高能预警)














16. 当问到法斯宾德和他之间的反应,詹姆斯说:“我最想合作的就是他,没别人了,这家伙太厉害太可爱了。”


记者:“他说你是个糟糕的人。”


詹姆斯:“他撒谎啦。他所知道的都是从我这里偷师的,他只是有些太需要我了。”







                  




dofp宣传期这场真的好绝,蓝衣,蓝雨,蓝毯,蓝眼睛。最后放张我超喜欢的图





 


举头望明月,低头亲亲你。



Make Home

Alastiel:

For my Erik and Charles


还有同在坑里的各位


我爱你们




涉及剧透,未观影慎入


------------


这是一夜多年未有的,宁和酣畅的安眠,他睡足了8个小时,醒来的那一刻颅腔中没有钝痛感,耳中没有尖锐的噪音,他放置好的精神屏障内平静无波,他不属于心灵感应者的那部分自我意识感知到舒适和安全。Charles不记得上一次获得这样的感觉是在什么时候了,他似乎做了一个梦,他已经有太久太久没有做过梦了,一个专属于Charles Xavier的梦境,没有任何嘈杂干扰,隐秘而无遗地展露自我,在那里能直面伤痛和软弱,能承认恐惧和无措,能宣泄私心和欲念,他在那个梦里一直流泪,却并不完全是因为痛苦,他只是需要为自己而非因共情哭泣,他需要这个,他真的太久太久,连为自己哭泣的资格都失却了。


这个真正的梦境是Charles自身能力亦无法企及的领域,因此并未有多少记忆残留,但他能仍能感觉到那种放松过后的疲惫,这让他的眼窝又隐隐发热,然后那个他熟悉的,已经能与之全然交融的精神领域迅速覆叠过来释放安抚,温柔得像是这个同时落在他额角的吻。


【你学得太快了。】Charles睁开他蕴着水雾的莹蓝的眼睛,一点点看清楚对方眼里的关切和唇边的弧度。


“这可只对你管用。早安,Charles。”Erik用指腹蹭过读心者的眼角,感受那里的潮润。


Charles因此露出了一瞬的窘迫,但他即刻放松下来,他已经不需要再强撑着掩饰自己了,至少在这个人面前,再也不必。


他像30年前在Erik Lehnsherr的床上醒来时那样,微微眯起眼睛用脸颊轻蹭那只大手的掌心,那里变得更加粗粝,生起茧子,让这亲昵的触碰愈加真切。较年轻时英俊更甚的磁控者用专属于Charles的眼神专注地注视着他,极其缓慢地眨一下眼,像是猫咪的主人在诉说爱意,Charles为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弯起嘴角,Erik的瞳色就变得更深一点,然后他握住Charles的后颈吻下来。


直到两个人都开始气喘的时候他们才分开,在蹭着鼻尖的距离里相视而笑。


“上帝啊。”Charles轻声叹息,“我真的想念这个。”


这时Erik开始把嘴唇转移到他的颈侧,隔着棉质睡衣轻咬他的锁骨。


【嘿,你说过今天要带我四处逛逛的。】


Charles在脑中提醒这里的领主,磁控者发出一声轻笑来回应。


“就再放过你一次。”


“你似乎还像个小伙子,我可完全不年轻了,Erik。”


“Um?所以你对我没兴趣了?”


Charles无奈地主动撑起上身吻他一下作为回答。


Erik伸手帮他坐起身,“即使昨晚我非常克制,但我以为刚才的表现足以让你相信你还是那么美了。”


Charles咬一下自己的嘴唇,“别让我觉得还是直接读你比较好。”


“你读我就会发现没什么不同,我们已经度过太多互不坦率的年月了,Charles。”


“好吧。”读心者再次叹息了一声,这次倒是充满愉悦的,他朝Erik坦率地张开双手,“可以抱我到轮椅上吗?”


 


而事实上Erik以房间窄小杂物太多为理由直接用手臂和双腿取代了轮椅,坚持要在Charles的洗漱过程中进行不怎么必要的协助,并帮他刮掉了胡茬——用手,完成这些之后他心安理得地享受了Charles为他的服务所提供的奖励。


早餐是Erik做的,简单而美味,松饼的可口程度让Charles再次笃定自己来到吉诺莎的选择是正确的,用餐完毕后他们交换了一个还带着枫糖味道的吻。


Charles换上外出的衣物,之后发现Erik特意找出了件几乎相同款式的黑色高领,这让Charles脸红之余忍不住在心里惊叹对方看起来仍像30年前那般充满魅力,同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几乎又回到那时被Erik迷得神魂颠倒的状态。在发生这么多事,失去这么多人,经历这么多否定责难之后,Charles一度不敢再沉浸在积极的情感里,甚至怀疑自己是否值得被爱。昨天午后到现在,他仍没办法彻底停止怀疑,但至少,Charles能感觉到自己凝滞的情感再次鲜活流动起来,他仍然、永远会为Erik心动。


“你得让我推你。”Erik在帮他系上鞋带后,抬起眼说。


Charles不解地眨眼。


“这里的民众,他们会得到一个正式的宣告,但在这之前他们就得知道,你并不只是我的客人和,朋友。”


Charles判断这属于Erik那些诡异的逻辑,但他没打算反驳什么,他目前非常享受Erik近乎宠溺的照料和抚慰,他需要享受这些,在经历了令他心力交瘁的一切之后。


 


 


吉诺莎目前面积不大,甚至比不上Charles名下南太平洋上一座中型的度假用岛屿,而整个岛无论环境、设施和氛围,比起一个自治区域,更像个避难所。事实上这里确实是个避难所,三年前Erik才正式以半收购的方式“合法”地拥有这里,接着开始收容第一批变种人避难者,这些年来比起规划和建设这里,Erik做得更多的显然是搜寻和招揽。


Charles对那些住房的安全性抱有不小的忧虑,接着他判断这里生产勉强能达到自足,制造则是刚刚起步,所以暂时不存在任何可贸易资源,这里没有所谓民政设施,他们还有很多路要修,只有极少区域有通电——甚至不包括Erik自己的住处,倒是有内部流通体系,但那需要大幅度优化。通过昨晚与Erik的短暂沟通,Charles知道这里有规则和秩序,但那离完整的制度和法律体系还差得远,这里需要建立和制定的内容太多了,如果Erik需要建立真正的“政权”,建立一个不受美国政府太多管辖和干涉的变种人自治区域,对于初步要完成的工作,他们至少需要详细商议一个月以上。


 


“如何?”在完成整个上午的“领地巡视”后,Erik把他们带上离海岸不远的一个高处,可同时看到大半个岛并眺望海面彼端的纽约。


仲秋午后的阳光被树荫间隙滤成光斑坠在他们身上,突然被惊飞的一群白色海鸟牵引了Charles的视线,片刻后他抬眼看向立在身边的人,缱绻和笑意在他如海天交融的瑰丽眼瞳中流转,“我现在怀疑你的动机了,Erik。你只是需要一个帮你打理这里的人不是吗?”


Erik目不转睛地看着他,Charles能感觉到澎湃的情感正向自己的精神领域席卷而来,如果有一个这样的人懂得在你脑子里用心说情话,那可真的没有太多抗拒的余地。


接着磁控者用能力调转了轮椅的朝向,他撑在把手上俯身,执起Charles的手亲吻掌心,并暗示性地将吻转移到无名指的指根上,“可你已经答应我了。”他的语调轻柔地像是怕惊扰了什么。


Charles用同样的低喃回应,“是的,我已经答应了。”


 


过了一阵他们才又开始正常的交谈,Charles的颧骨上还泛着浅浅的绯红。他调整了一下呼吸,Erik用一种更令人遐想的姿势半跪在轮椅前抬眼看他。


“我很抱歉。”


“……为了什么?”Charles掩饰不了嗓音里的颤抖,他仍然不太想去谈及这些,他们都有太多伤口、苦痛、失去,他们都有过错,他曾因误解失言说Erik是个怪物,直到他自觉也成为了一个罪人才意识到他们并没有那么的不同,Charles还没有做好相对忏悔和彼此告解的准备,但他选择听Erik说下去。


“为了很多事,为了我对你造成过的所有伤害,Charles,言语上的、行为上的、对抗层面的,我不能违心地说都是意外、误会、冲动,更甚的是,在你陷入困境时,我应该让你知道我相信你始终无私,但我没有。”


“我知道的,Erik,我知道,”Charles对上Erik难掩惊讶的探究视线,“我们在车厢里被解除束缚后,当时你没戴头盔。我太想知道你的想法,亟需你的支持……是你给了我勇气,Erik,在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时候。”他在深吸了一口气后继续,“我也做错了很多事,并不比你少,何况我们之间从来不存在太过客观的对错。我很抱歉,对很多人……我没能保护他们,还为自己的无能寻找借口,我甚至,选择逃避责任和再次直面这些过错,我真的很抱歉……我知道你厌恶这句话,我知道这没有用……”


哽咽和急促的语句被Erik骤然打断,Charles同样听得出他的颤抖,“别用我的口不择言惩罚我了,我并不想让你感受我此刻有多心痛。但Charles,你得面对这个,你得知道,做不到不是你的错,不可预计的偏差和谬误也不是你的错,这个世界的不公、偏见导致的所有苦难都不是你的错,你不需要道歉,我30年前就认识你了,我爱了你30年,你从来没有变过。”


Charles努力地平稳着自己的呼吸,在模糊的视野里看向自己此生的所爱,蓄在眼中的泪终于和他的一同落下来。


“Charles,我们讲和了,你也得与自己和解。”


这就是Charles最需要获得的劝解和宽慰了,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给他。


读心者往前倾身,去触碰对方同样湿润的嘴角,他找到Erik的精神边界,然后开放自己的,他们亲吻和拥抱的同时,让彼此浓烈激荡的情感如深海中洋流般相汇,无数的,巨大的漩涡于碰撞翻搅倾覆中生成,汹涌卷积后逐渐和缓,直至消逝,最终余下已完全交融的柔和而不失强大的水流在广袤的深沉的静谧中蜿蜒绵亘。


他们都,终于平静下来。


【我会的,Erik,我爱你。】


Charles在对方的唇间低语,Erik将手臂收得更紧。


也许这一次不足以让Charles真的做到,但他们还有足够长的时间。


 


 


然而一周后,Erik就开始抱怨Charles的时间被过多的占用,他每天花8小时的时间深入了解吉诺莎的一切,5小时用来与Erik探讨商议甚至争论——总还是少不了这个——他们该做的事该拟定的计划,另外还非常坚持地抽出两个小时以上来给孩子们上课,教授能力的控制和应用,Charles喜欢这个,他喜欢跟那些在Erik看来叽喳吵闹的孩子们待在一起,甚至因此逐渐把与Erik的交流时间进一步压缩,好腾出空来执教。而Erik对此除了生闷气以外什么也做不了,他当然知道孩子们需要Charles,但需要Charles可不只有孩子们,Charles总是被需要的。


他会拥有一所新的学院,就在吉诺莎。Erik倚在门边看向空地,昨天开始那里变成了一个篮球场,现在有一场可在一定程度上使用能力的篮球赛正在进行,Charles作为赛场规则制定和监督者正在观战,他的快乐Erik既能看到也能感知。


 


“为什么我读不到你在想什么呢?”


Erik低头看向这个靠近自己的红发女孩,一个心灵感应者,Erik对吉诺莎所有的心灵感应者都有印象,他记得她是被表亲带来这里的,今年10岁,也许11岁。 


“因为我在这方面可有个好老师。”Erik同时向Charles发送了一条讯息,在脑中,


【Schatz,看我。】


Charles在约10码的距离外转过头来瞪了他一眼,Erik吹了一声口哨,这让围观的人嬉笑起来,更多人吹起了口哨并开始鼓掌。


“Charles也是你的老师吗?”女孩困惑地看着他们最近威严值有所降低的首领。


“他当我老师的时间可比教你们长多了,更不用提耗费的精力。”Erik不可理喻地开始跟自己领地里的变种人小孩们争风吃醋。


女孩瞪大了眼,然后开始沮丧地瘪嘴,“但我是得到Charles最多夸奖的学生。”


Erik到底还是把争胜反驳的话吞了下去,“所以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小女士?”


“他们都说你要跟Charles结婚,你可以不这么做吗?”


“当然不行,我已经求婚成功了。”


 


女孩红着眼眶跑开的同时,篮球赛结束了,Charles开始推动轮椅,Erik边用能力帮他边向他走去。


“Erik。”Charles在两个人足够靠近时无奈地叹气。


Erik摊开双手,“看看,这位教授都做了些什么,连10岁的孩子都迷恋上了他。”


“这位教授在迷恋一个跟10岁孩子较劲的幼稚傻瓜。“


Erik就因为这句话露出十足傻瓜的笑容。


“另外,你什么时候求婚成功了,我怎么不知道,有谁拿着棋子求婚成功过吗?“


Erik眨了眨眼俯身靠近,“我不介意再正式地来一次,用戒指,总之我会成功的。“


Charles笑着伸手轻拍他的脸颊,“那我拭目以待了。“


“不祝我好运吗?Charles。”


“祝你好运。Erik。”


他在被吻上之前微笑着说。


 


Fin.






对于黑凤凰这部电影,我可能只能写出这么一个基于对原作理解的段子了,其他想写的都只是基于最后一幕


一开始只想写个甜饼短打,没想到越写越难过,索性表达一些我想表达的内容吧,虽然还是非常潦草


也许还会有一个正式求婚的极短后续,有灵感再说

南華_NAMWAH:

新采访片段流出  感谢字幕 鲨不愧是开过几年赛车的男人🏎🏁🏁🏁

詹必备梗登场:finger 指//////交

前面向您走来的是鲨美飙车队  我们的熟手领航员James一马当先发现了平平无奇语句中的Hidden meaning  熟练的yellow腔➕手势得分  而逐渐变得经验丰富的驾驶员Michael并不落后接过梗并一脚踩下了油门  观众朋友们请看  

车  飙起来了!!!!

告白·一发完

第一人称视角(其实是我的心路历程?/被阿万拍飞)文笔有限请谅解,排版废,段落很长,有点烂尾辽

≡≡≡≡≡≡≡≡≡≡≡≡≡≡≡≡≡≡≡≡                

    “我……我爱你,我爱你,我特别特别喜欢你,我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就爱上你了,我……哦上帝啊,我在说什么……请原谅我的无礼好吗,我只是……我只是有点激动过头了,我特别特别特别喜欢你,我想把全世界最好的都给你,你是我的光,是你让我觉得这个世界还有希望,所……所以…请你答应我好吗…当然你不答应也没关系,我不想要求你,我不想让你感觉不开心或者不舒服之类的乱七八糟的负面情绪,我只是……是太爱你了……哦老天我到底在干嘛……原谅我……”

     “我的朋友,”他轻轻打断了我语无伦次地说话,我其实不太喜欢别人打断自己,这样总显得很没礼貌,但是他没关系,只要是他,任何事都没关系。他神情庄重但温柔,他总是这样,温柔是他永远攻无不破的武器,没人可以扛得住。他对所有人都这样,我一边拒绝自己的独占欲,一边沮丧地想连他的拒绝我都无法拥有独一无二的一份。

     “事实上,"他用他好看的蓝眼睛盯着我,这让我想起那晚在码头看海,泛着月光的海面漾起波澜。我有点头晕地垂下眼不敢看他。我很想和他对视,他的面庞比梵蒂冈圣彼得教堂里的雕像还完美神圣,但是一一该死的,我绝望地想,他要拒绝我了。咒骂永远不会是对着他的,只有傻子才会这么干——可能连心智缺失都人也不会这么做吧,毕竟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至少在我心里。我想转身就跑,然后躲在一个阴暗小角落里看他,这样就够了,可我还站在这儿,像要把头埋进地里一样一一真蠢,我唾弃自己。我不想走,我想听他说话的声音,他的声线像春天暖暖的微风一样,温温润润得让我神志不清,就让我听完最后几个字吧。

    “我会答应你。”

     “对不起打扰你了忘了这一切吧我以后不会再出现在你的视线范围内了。”我垂着头脱口而出准备好的说辞,心里是一片灰烬,心火烧过以后总是这样不是吗,可是,等一下——

      “……你说什么?”

       他半眯着眼笑,朝我跨过一步,彻底消灭我们之间的距离一一什么时候我们靠得这么近了。

      大马士革的红玫瑰和他的唇比起来都逊色几分,他说:“我的朋友一一或许现在得换个称呼了,boyfriend怎么样?我是说,好,我答应你。现在,kiss me。”

       他同意了,在他靠上来的时候我迷迷糊糊地想。

【EC】Sugar Hate(下)

Wonderland:

*大学生AU,无能力


*上篇请戳 @是你夏鸽鸽啊 的(上)~!


*OOC属于我




Summary:


Charles和Erik一直酸校园里的死对头,他们两个的争吵甚至在校园论坛上榜上有名,还有了大批粉丝,导致两拨人水火不容。但是至于两个人真正的关系,也只有他们本人知道了。




正文:


  诸位看官请注意,上文说到二人“滚上了床”真的只是字面意思而已。


  被Charles粉丝团所吹捧的所谓“温和、谦雅、从容、友善”的天使Charles此时全身只穿了CK的性感内裤虚虚地坐在床沿,乱糟糟的头毛支楞八翘的,脸颊上还有被他自己的胳膊压出来的红印子;而被Erik粉丝团吹捧的所谓“严谨、端正、禁欲、强悍”的性感尤物Erik此时则穿着他在校队踢足球的时候穿的白色运动短裤仰面躺在地上,后腰是一阵又一阵的抽痛,上唇还破了一块。


  如果这是一夜疯狂之后的早晨,这样的场景会很暧昧,但很遗憾,这并不是——在昨晚,他们滚上了Charles的床,在各种各样碍事的人都离开了他们的宿舍之后,Erik趴在Charles耳边,低声问他:“你会平板支撑吗?”


  Charles将他的脸推远了一点:“我会。”


  “你能撑多久?”


  “你能撑多久?”


  “五十分钟。”


  “我能撑五十个小时!”


  Erik像是听到了什么惊天噩耗一样看着Charles,不无崇拜地让他做给自己看——结果是每天最剧烈的运动是到五楼上课的Charles用一个完全错误的姿势支撑了两分钟之后颓然倒下,不仅丢了面子,还伤了腰,还被嘲笑他的Erik拍了一巴掌屁股。


  真正的健身达人则是在给装X失败的Charles做正确示范的时候被疯狂报复,被满脑子酒精还怒火中烧的小个子一下坐到了腰上,不仅同样伤了腰,嘴还磕到了床沿,并被幸灾乐祸的Charles打了一拳左臂。


  “你这傻子......”被踹醒的Erik终于也清醒了过来,他扶着腰颤巍巍地站起身来,又颤巍巍地走到Charles身边坐下,“你坐得我腰疼。”


  Charles冷漠:“彼此。”


  Erik也嗤笑一声:“说真的,这都毕业了,给彼此留下一点好印象很难吗?”


  “亲爱的Erik,我想如果能穿上衣服遮住你那线条流畅、远超米开朗琪罗雕刻的大卫的好身材的话,我想那会容易一点。”Charles带着一幅和善而官方的神色耸耸肩。


  Erik看了一眼Charles全身上下唯一的一件衣物,戏谑道:“那么我希望你能用你那比星空还明亮的无与伦比的漂亮眼睛照照镜子,你会发现你穿的比我还少,并且你现在就像是在对我耍流氓。”


  于是Charles在那一块淤青上又补了一拳。








  实际上,Charles并不像传闻中那样讨厌Erik。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大一的新生辩论赛上,Erik是工程应用学院的二辩,言辞犀利,逻辑清晰,他所提出的所有质疑都是Charles的队伍在前期讨论中疑而不决的生僻却格外能够一针见血的问题。Charles觉得他永远的都会记得当时那个十八岁的半大青年格外不近人情的质问和在他的言辞对比下稍显沉静温和的眼神。


  当时身为四辩的Charles在最后直视着那双带着偏执的自信的灰绿色眼睛,那双眼睛在他的注视之下似乎是晃了晃神,随即眼睛的主人便笑了笑低下头去,什么都没再表示。Charles思维明快,吐字轻巧,和Erik的风格迥异,但是却是同样的咄咄逼人——那对于Charles来说就是一切的开始,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那也是一切的开始。


  他并没有想到被迫调换宿舍的时候新的室友会是Erik,那其实并不是一件坏事,但是他突然担心起自己的慵懒而慢节奏生活习惯会不会扰乱了这位一看就是那种雷厉风行的强迫症的生活节奏。不过事实证明并不会,这位强迫症除了言语上十分令人抓狂,但是在生活上对他并不苛刻,甚至还说得上是无微不至。


  更何况这位有着男模一样身材的人成天在自己面前无意识地走秀,他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没错,Charles不讨厌Erik,甚至还很喜欢他。是那种想要亲吻他、拥抱他、同他一起走过余下人生的那种喜欢。


  但是很明显,Erik并不喜欢他,初见的那场辩论赛结束后Charles找他握手,他只说了一句“get out”便扬长而去,在之后的同寝生活里他也是百般嫌弃自己——一个麻烦的室友。


  四年结束,也许Erik终于可以摆脱自己这个麻烦的室友了。


  Charles和Erik一起收拾着寝室里的东西,准备搬到新的研究生宿舍里去。Erik永远要比他的行动更利落一些,Charles还在收拾着他的洗漱用品的时候,Erik已经开始帮着他叠好他随便扔在床上的衣服。


  “你真贴心,Erik,”Charles用余光看着他,用惯常的那种带着戏谑和不屑的语气说话,“你一定会嫁一个好人的。”


  Erik也不生气:“好好享受吧Charles,这可是我最后一次作为室友帮你收拾东西了。”


  Charles没回话,叮叮咣咣地在卫生间里面发出噪音,倒不像是在收拾东西,反而像是在拆卸水管或者水龙头。Erik在门口似乎是跟他说了一句什么,大概是什么不痛不痒的道别的话,便拎着他自己的行李箱走出了门。


  卫生间里不再叮叮咣咣,只剩下了Charles的呼吸声。


  五小时后,晚上七点,Charles站在自己的研究生宿舍门口,目瞪口呆。


  他仿佛回到了四年前,他一打开宿舍门便是Erik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一如既往地有着欠打的英俊,只不过要比四年前多了很多他不是太懂的东西。


  他和四年前一样猛地甩上了宿舍门,把那个本来只应当出现在梦里的场景关在了门里。他深呼吸了四五次,抬头看了眼宿舍的门牌号,沉缓地打开了门。


  Erik还是那个Erik,在五个小时之前跟他刚刚告了别的Erik,他甚至都没换掉那身带着汗的衬衫。


  “嗨,好久不见。”Erik说。


  Charles:“啊,哈,好久不见......“


  Erik依然在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他,走过来自顾自地打开了他的行李箱,一件一件地把他塞得皱皱巴巴的衣服拿出来整理好后又挂到衣橱里。Charles歪歪头,颇有些幸灾乐祸:“是谁说那是你最后一次作为室友帮我收拾东西的?”


  居家贤妻Erik直起腰来,冲Charles招了招手。Charles下意识地走过去,却被这位“贤妻”捏住了脸颊,在唇上落了一个轻巧的吻。


  “当然是我说的,”Erik拍拍正在状况外的人的屁股,“以后就是以男朋友的身份了。”


  计划通Erik今天也完美地完成了他的计划呢。








  对于Erik而言,故事开始的时候不是那场新生辩论赛,而是早在新生报到那一天Charles落进他眼里温和而明净的笑容——他站在校园的正门那里,稍微眯着眼看着校门上的徽标,Erik正站在他正前方,能清楚地看见那双明澈的蓝眼睛在阳光下亮得夺目,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托起了他那冷沉的心。


  辩论赛上的那一个低头他便已经足够倾心,之后的那句“get out”与其说是一句不耐烦的驱赶,倒不如说是他为了应对少有的害羞而采取的错误手段。


  ——所幸他之后走的每一步都是正确的,他强行要求换宿舍,换来了四年里无可替代的与自己喜欢的人打打闹闹的时光,也最终换来了修成正果的勇气。


  谁说他们是死对头?他们甚至都可以结婚了。


  

X-E:

致鲨美与EC

致他们给我们的所有美好


——2019.5.18

      



禁二传二改(P3看懂渐变色的含义了吗